搞不懂我的这句话是什么意思

 资料专区     |      2020-06-05 09:28
那人像跗骨之蛆一样,紧紧跟着我身后不远处,每次我一回头就能看见他,怎么甩也甩不开。〈最多也不过是短短的一两个小时,为什么会感觉比一年还要长。〉我的脚步只要稍微慢一点,就有可能被后面的那个人追上,但被他追上也就只有死路一条!我以前从来也没想过,我会有这样狼狈不堪的时候。但现在,最让我自己感到恐惧的是,我的体力正在迅速透支,而且我根本不知道自己这是要去哪儿。〈再这样下去,迟早会被他追上的。〉我心中焦急,骤然停步,前面是一个转角,有两条通路,一条直通向下面的楼梯,另一条则是通往前面的一个‘房间‘。我往身后瞟了一眼,在那人还没经过拐角处追上来之前,我迅速闪进了前面的房间里。一进去,我立刻怔住了,叫这里‘房间‘并不恰当。因为如果这幢大厦建成了,这个‘房间‘就应该是电梯槽的一部分。从我这个角度往下看,房间的中央部位是一个深不见底的电梯槽,洞的狭窄更加强了深的感觉,向下望去一片漆黑,不知道究竟有多高多深,仿佛直通向地狱深处。〈这么深的电梯槽,最少也有几十米。〉我看了一眼房间中央的电梯槽,绕开那里,躲到墙角一堆高积起来的建筑材料后面。空气中那种水泥潮湿的气味,阴暗的环境,竟然让我感到很安心,我暂时松了一口气。〈真是搞不懂,为什么他要一直跟着我?〉我忽然又想到了一个问题,冷凌峰警官到哪里去了?这时,我感到一阵疲累,不禁用手揉着眼睛。我不由在心中暗忖,很多疑问都没有得到答案,包括那个被吸血蛭附身的人为什么要一直拿着斧头追着我,即使是我在他的脖子上开了一个血洞,他也没必要执着到这种程度。我正在想东西,门洞外面已经传来了‘咯啦‘一声,从我这面看,能看见一个人的身影。我的心猛的一跳,心情绷到了最紧,我略微叹出头去看了两眼,进这个房间来的正是被‘吸血蛭‘附身的那人。他在整个屋子里转了一圈,又凑到电梯槽旁边,往下面望去。我心念一动,如果可以伺机把他推下这个深不见底的电梯槽里去,任他有吸血蛭附在身上,恐怕也爬不上来了。虽然这个念头相当诱人,但机会转瞬即逝,因为他已经离开那个洞口处,朝我藏身的这堆建筑材料走来。我在心中暗喜,幸好我干事一向都考虑很多,他这样贸然走过来刚好给了我偷袭他的机会。即使他力大无穷,有的时候也不一定能赢。我藏在这堆建筑材料后面,手中拿着一根很宽的钢条,我只等他再靠近一点,就能往他头上抄下去了。却没料到他一转身,没再过来,反而出了门洞。没过多久,我忽然听见外面传来人的声音,不由愕住了。接着,外面就传来一连串的响声和打斗声。〈怎么回事,莫非是冷凌峰来了,否则这里面不会再有其他人。〉想到这里,我几尽量放轻脚步,从一大堆建筑材料里走了出去,路过那个看起来深不见底的电梯槽时,我心中忽然有种发凉的感觉,忙加快脚步,走了出去。只见,外面与这间门相隔不到十米的地方,被吸血蛭附身的那人,正在和一个动作快到我看不清的人影缠斗。〈莫非是冷凌峰,不,绝对不是……〉〈那,是谁会半夜来这种地方,莫非也和冷凌峰一样是灵能力者?〉如果不是有冷凌峰这个活生生的例子摆在眼前,暂时之内,我也绝对无法接受这类事实。我禁声看着他们两个打斗,想看出那条速度快的不像人的黑影究竟是谁。不过短短十几秒,我却越看越心惊,一个记忆深刻的人影在我脑海中逐渐成形。我勉强抹去心中的不安,甚至已经开始考虑,该从哪条路逃走?〈总觉得他似乎在耍那个被吸血蛭附身的家伙。〉我放轻脚步,从门洞旁绕过那两个人,试图从离他们有十几米的一个阴暗角落里离开。“这幢楼大的就像一个迷宫,只要能离开这儿就安全了。“我努力安慰着自己,却耐不住提心吊胆,不时会向他们瞥上几眼。我总有种感觉,这一段十几米的距离会比几千公里走的更累。当我终于快离开了那里的时候,背后忽然一凉,有一只手搭在了我肩上。“该隐,终于找到你了,我找了你好久!“冷凌峰满脸惊喜,从背后绕到了我面前。直到我看清楚了他的脸,才从惊骇的情况下解脱出来。“嘘,小声点,我们快走!“我拽住他,不由分说就拉着他往远走。冷凌峰边走边道:“该隐,你有没有看见被吸血蛭附身的那家伙,我本来一直都跟着你们后面,后来你们突然都不见了踪影,对了,那家伙呢?““现在别去管他。“我打了个寒战,.接着道:“明天我们来看的时候,说不定他已经死了。““究竟怎么回事?““两个怪物在打架,别去管它们。““怪物?在哪里?你说的是吸血蛭?“冷凌峰眉头微蹙,搞不懂我的这句话是什么意思。他停下脚步,似乎不准备就这样离开。我说到这里便垂下眼睛,不再说下去了。〈如果我没看错的话,那个耍吸血蛭附身的家伙的人,就是‘他‘!〉“可能是我看错了,没什么,吸血蛭附身的宿主可能在往南面的楼里吧,我也是好不容易才摆脱掉那家伙的。“我们现在所在的位置应该是北楼的末端位置,我刚才看到他们是在最北端,如果引的冷凌峰往南面的楼里走,也许能和‘他‘差开,毕竟开始时,因为有冷凌峰在我才得以保住一条命,我实在不想看冷凌峰死在‘他‘手上。〈他一定是kamijo,一定没错!!〉虽然我也不明白他为何会出现在这儿,但直觉使我深信着一点,即使是冷凌峰也不会是他的对手,所以我绝对要想办法不让他们碰到一起。至于我自己,既然他明明有机会却放过两次杀我的机会,那在他没改变想法之前,我大可不必为自己的生命担心。“冷警官,他很有可能在南楼,我们去找找吧,如果能把吸血蛭从他身上驱除,他也只是一个普通人而已。“我怕冷凌峰从我的表情中看出什么来,于是急忙岔开话题。兰水月死时的景象和张音的脸,再次浮现在我的脑海里,我努力把她们都抛开。不止是为了她们,同时亦是为了我自己。不管是谁敢这样愚弄我,我都一定会以十倍的代价还回去,也不论要用上多长的时间,我一定会让kamijo打骨髓里后悔当初惹怒了我!“该隐,我总觉得你有事在瞒着我。“冷凌峰盯着对方的脸,总觉得他说话时的语调和神态都与平时有异。(虽然他们认识不久,但冷凌峰已经对这个少年有了很深的了解,他平时说话都很不太爱搭理人,虽然有时会突然来兴致变得很积极,但仍是肆无忌惮,根本不在乎对方有没有听,以往说话从没有像今天这样过。)就是这点,让冷凌峰觉得异样。“你乱猜什么。“我心中暗急,冷凌峰究竟是从什么地方,看出来我有事瞒他的。“我从楼的最北端找起,我已经感觉到了吸血蛭的气息,应该能找到的。“冷凌峰丢下一句话,就又朝北面的房间走去。〈这个笨蛋,他不知道前面有个要命的瘟神吗!要不是因为那时他救了我,我现在又何必这么麻烦。〉我一方面在心中暗咒,一方面连忙跟了上去。“冷警官,等等!““还有什么事?““从哪里找都是一样的,冷警官,能不能等一下再去查,反正,那人一直都躲在这所楼里的“我情急之下追了上去,冷凌峰脚步却丝毫没有停下来的迹象。他道:“那家伙被吸血蛭附身了,最近一个月来的人全部都是他杀的,只要能抓到他,案件会就此中断,死亡人数也不会再增加,抓住他还是其次, 一码中平特资料最重要的就是附在他身上的那条吸血蛭, 香港彩坛一肖中平特如果不尽早处理, 香港六合心水资料网迟早会酿成更大的祸事, 香港一码中平特今晚这两件事都必须完成了。“我几次想脱口而出,最后都咽回了肚里。眼看离他们的位置越来越近,我索性也不想再说什么了,也许一切都只是我凭空想象,或许冷凌峰的能力不输给kamijo。“有没有感觉到吸血蛭的气息?“我问冷凌峰。冷凌峰点了点头,道:“就在前面,咦,真奇怪?“我道:“什么?““那条吸血蛭的气,比起刚才来似乎变弱了。“我心中一荡,又想到了kamijo身上,不知道他为何会在深夜跑到这幢楼里来,但吸血蛭的力量变弱,多半是因为他的关系。我先冷凌峰一步进门,也许是我心理作用,我觉得这个房间似乎变的比以前更阴森潮湿,尚未完全建成的电梯槽更是另人不寒而栗。“冷警官,还有感觉吗?“冷凌峰皱着眉,摇了摇头道:“突然之间消失了。“这时候,不知为何,我背上了蓦地传来一阵恶寒。我脸色骤然一变,抬头看了冷凌峰几眼,他好像什么也没发现的样子,莫非又是我多心了?这时候,冷凌峰凑近我耳边道:“那个被吸血蛭附身的家伙就躲在后面,装做没发现的样子,等他自动出现,再收拾他。“我点点头,心底终于松了一口气。我们诈做不经意的从他藏身之处经过,在他举着斧头出手偷袭的一瞬间,两个人同时一起闪到了旁边。那人显得有些手足无措,显然没料到迎接他的会是这样一个场面。冷凌峰渐渐逼近他,笑道:“我们猜的果然没错,又是这一招。“他边说话边拿出一颗水晶球,水晶球随即漂浮在半空中,散发出一圈莹芒。那人像是很害怕冷凌峰手上的水晶球,不断往后退着。冷凌峰手掌上的水晶球莹芒大胜,照亮了大半个屋子。骤然间,那人挥舞着利斧,猛地朝冷凌峰冲了过去,手中利斧在莹芒下呈现出一种妖异的黑红色,上面散发着强烈的血腥。冷凌峰早有准备,他往后面一闪,避过了那人的利斧。他手中水晶球在蓦然间散发出刺目的银光,那人厉声嘶吼着,随后发出野兽一般的低鸣声,他似乎很畏惧冷凌峰手中的水晶球,没想到他竟然径直穿跃窗口,从窗户外直直掉了下去。冷凌峰和我同时都愕然了,我们一起抢到窗前往下看去。只见在半空中,他挥动着双手和双脚,更像是在手舞足蹈,样子看起来既可笑又可悲。而且,他在半空中仅仅停滞了几秒钟的时间而已,随后,径直自半空中摔落,脸部重重撞击在了地面上。虽然我们都见过死人,但自高处的窗中看到这样的场面,心中还是觉得一阵恻恻。他是杀了四十几个人的杀人狂,居然就这样死了。不知为何,冷凌峰心底深处还是有种不忍悴睹的感觉。蓦地,他想起一件事,道:“忘了附在他身上的那条吸血蛭,我们赶快下去,千万不能让它跑了!。“我点点头,跟在冷凌峰身后。出去的路虽然不好找,但冷凌峰心急外面那人身体里的吸血蛭,轻车熟路,没费多常时间就找到了一个出口。“冷警官,人死了,那条吸血蛭也会自行出来?“冷凌峰点了点头,道:“我也没想到他居然会从那么高的楼跳下去,我们还是快点走吧,那条吸血蛭如果跑了,今天干的一切就全白费了。“冷凌峰从衣带里拿出药瓶,这药瓶里装着的是当时从我身上驱除的那一条吸血蛭。“先让它们同类打一仗,我们也好省些力气。“他把药瓶的瓶盖打开,从里面倒出那条蚯蚓一样的小虫冷凌峰手心萦绕着一团莹芒,那条蚯蚓一样的小虫在他手心中渐渐扩大,它到了手掌大小,冷凌峰退了几步,那条吸血蛭则接着增长。我站在冷凌峰旁边,一直在凝视着这条不断增长体积的吸血蛭,资料专区一想到它曾在我身体里,就觉的恶心。“冷警官,这条吸血蛭体积算不算大?“冷凌峰点了点头,不解地望着我,道:“怎么了?“我沉思了片刻,道:“举个例子,体积这么大的吸血蛭,被他附身的宿主,是不是早应该变成那位的样子了?“我说的‘那位‘,就是刚才跳楼的人。“这类案子还是我第一次碰上,但据我的经验,体内吸血蛭是否会犯案,和许多因素都有关,如果是普通人不慎被吸血蛭附身,那要看他的心情和道德观怎么样,有的时候,当他身体里的负面情绪消失后,吸血蛭就会自动出去。“冷凌峰接着又道:“相反,被附身的人如果一直被负面情绪影响,吸血蛭就会很乐意在他们身体里居住,这样亦是按个人情况不同有所区别,一般人最多会杀了他们最介意的人,像‘深夜连续食人魔‘这样的人还少见。“他眼神变的很奇怪,盯着我道:“像你这种情况更少见,一方面,吸血蛭在你体内飞速的壮大,这必须要很重的负面情绪,一方面却连一个人也没杀过,除了自控力超强,也没有别的说法,这两样相互矛盾啊。“我被冷凌峰说的全身发寒。“可能是它的生长机能不健康,和我无关。“冷凌峰笑了笑,不就此问题再讨论了。不过,他已经将这件事放在了心上。“看,它们快碰上了。“我身后的冷凌峰低声说道,我的好奇大起,顾不得反胃,转过身来。冷凌峰转过头问我:“要不要走近去看,它们同类撕杀时,不会注意到别的事,不过等其中一条吞噬了另一条之后,我们就要小心了,因为那时侯它最想找人附身。“看了一眼,我不觉怔住了。只见,离我们有几十米远的地方。那人从楼上跳下来的伏尸处,一道周身透着血光,不断蠕动的巨大的吸血蛭从尸体的口腔里涌了出来。猩红色的吸血蛭渐渐在黑夜里成型,白色的那条吸血蛭马上迎了上去。一红一白两条吸血蛭缠在一起,吸盘紧吸在对方长满细毛的身上,在空中翻滚,看起来触目惊心。不知不觉中,我的手掌心已经被汗水湿透了。两条长蛇般的吸血蛭缠紧了对方,在半空中连续滚动,它们躯壳的连续蠕动,简直不能用恶心两个字来形容。“马上就要结束了。“冷凌峰眉心紧皱,指着外壳猩红的道:“虽然它们的成长差不多,但那只吸过血的更强大,马上,它就会把对方的血吸干。“他的话音才刚落,红色的吸血蛭已经反缠紧了对方。它巨大的吸盘牢牢吸在对方身上,另一只吸血蛭虽然在半空中不断挣扎腾翻,但仍是挣不开缠在它身上的那只吸血蛭,肥白的躯壳皱成一团,迅速干瘪,红色的那只身体膨胀起来,变得更大。黑暗的夜空下,吸血蛭通红的身体浮在半空,足有五百公分大小,一股股血在它的身体里涌动,它身上黑红的细毛波浪一样跟着涌动,吸盘以几何速度缩合。我退了几步,倒抽了一口冷气:“这种怪物,你真的能制服?“冷凌峰面色沉重,摇了摇头,苦笑道:“试试看吧。““不过真没有多少信心,但如果现在不制止它,它会杀更多的人,总归也有五成五的把握,我就拼这一把了,希望能拼赢。“他随手从身上摸出一把枪,扔给了我。我怔了怔,道:“没子弹的枪给我干什么?““我平时身上不止带着一把枪的。“冷凌峰接着道:“该隐,你枪法很准,如果我遇到了危险,你千万不要先跑,最起码也要把这里面的子弹打完,打完了还是救不了我再逃也不迟,如果我死了,这柄枪就留给你做个纪念。“我嗳味地笑了笑:“听说你们警局每一颗子弹都要做记录的,怎么这么随便就把佩枪也送人了。““我相信你。“冷凌峰很郑重地道:“千万记着。“说罢,他朝那条黑红色的吸血蛭走了过去,浮在空中的吸血蛭,几乎也在同一时间发现了旁边有人的存在。冷凌峰朝前面冲了上去,大叫起来:“妖怪,有本事你就过来,看我怎么收拾你!“吸血蛭在半空中朝他俯冲过去。浮在冷凌峰手掌上空的水晶球瞬间大放晶芒,三米之内所有的东西都被照的一片通亮。吸血蛭像是怕这一片莹芒,不敢靠近冷凌峰,又急急退回到了半空中。但冷凌峰的脸色却越来越煞白,他现在用的是一种急耗生命力的法术,这种法术虽然能暂时压制住吸血蛭,但却不能击伤它。刚才他已经试过了,风刀对这条吸血蛭没用,只能在它表皮留下了一条很浅的伤痕。这都是因为它周身布满的黑红色细毛,能把大部分外力反弹出去。“该死!“冷凌峰大声咒骂,从腰间拔出一把装了消音器的配枪,朝吸血蛭开了五六枪。打在吸血蛭外壳上的子弹却全被它反弹回来,发出响亮的回音,掉落在地上。这时,他的枪里刚好也没子弹了。浮在半空上的水晶球,莹光也开始逐渐黯淡。冷凌峰和吸血蛭又僵持了几分钟,水晶球突然暴裂,碎片陆续剥落。他脸色大变,水晶球一破,吸血蛭顿时解脱了禁锢,一刹那间就把他整个人都缠紧在了当地。我一直在旁边看着,见冷凌峰被吸血蛭紧紧缠住,脸色一片死灰,显然被箍的很紧,受伤不轻。这种时候,我也顾不得恶心和恐惧。我把枪握在手里,对准吸血蛭张开了的吸盘,连续开了几枪。几声枪鸣,响彻了夜空。有冷凌峰的先例,本来我没奢望这几枪能奏效,我想像中最好的结果,当然就是能让吸血蛭受惊松开冷凌峰,顺便用枪声引来附近的巡警,第二种可能是它会松开冷凌峰把注意力放在我身上,第三种可能最糟,就是它对子弹根本没反映没想到子弹居然全射进了吸血蛭的吸盘里,它发出沉闷的声音,猩红色巨大的身子缩成一团,松开了冷凌峰。退进黑暗里。我上前几步,扶起喘着粗气的冷凌峰:“冷警官,你没受伤吧?““果然是这样。“冷凌峰忽然笑了起来:“那吸血蛭也不会比我好受多少。““谢谢你!没想到你真的没走,我还以为你在开始时就会走了。““只不过是凑巧看呆了,顺手开了两枪。“我最不习惯被别人感激,所以才故意装出一副很冷淡的样子,但其实,就连我自己也不明白,我为什么没逃走,这实在太不像我了。就在这时候。我对面的冷凌峰脸上,忽然现出一种惊骇绝伦的表情来。他的一只手指着我的身后,他像是想说话,但却又由于太紧张,而发不出声音。由于他脸上的表情太骇人,我想问他怎么了,但这时,我突然感到背后一阵发凉。一阵彻骨的寒意,从我的背后传遍全身,充斥进我全身的血管里,这种感觉似曾相识。我转过身去,我的背后是一片荒废的工地,根本什么异样的东西也没有。我疑惑地看着一脸惊骇的冷凌峰,道:“冷警官,似乎没有什么不对?看见你这种表情,我还以为那条吸血蛭又回来了。“冷凌峰的声音嘶哑,几乎是对我叫道:“那条吸血蛭!刚才钻进了你的身体里!千万别想任何事,它随时都有可能出来控制你。“我怔在了当场,几乎连手指头都僵硬了。“冷警官,你……没有看错?“冷凌峰摇着头,表示他没看错,任谁都能看出他的焦急。四周一片沉寂,没有半点灯火,这片空旷的工地上,就只有我们两个人。冷凌峰紧张地绕着我打转,看来这回他也没办法把那条恶心的吸血蛭从我体内弄出来。我努力让自己的声音放平静;“它会不会自己出来。““决不会,刚吞噬了同类的吸血蛭,一旦钻进人体内,就不会再出来。“他的话音刚落,我顿时觉得全身都开始不舒服起来,胃里更是难受。就好像什么刺激了我的身体,让我觉得自己很不对劲,可能是因为吸血蛭太恶心的原因。“…我……想吐……“我全身汗毛直竖,忍不住想吐的冲动,半跪在地上,呕个不停。又不知有什么滑腻巨大的东西,顺着咽喉被我吐了出来,按常理而论,我的胃里早就应该空空如也了。我努力不想那恶心的吸血蛭,却又忍不住想起来。这时,只听旁边的冷凌峰发出惊呼声,我用手按住嘴,强忍住胃酸,抬起了头。眼前的景象顿时让我怔在了那里。那条本应该还留在我体内的猩红色巨大吸血蛭,此刻正在全是灰尘泥土的工地上打着滚,样子看起来痛苦万分,两翼扫在地上‘啪啪‘做响‘想飞又飞,不起来。我往前走近一步,奇怪的是,这条吸血蛭像是在惧怕我,逃命一样往远处翻滚。“风刀!“冷凌峰暴喝了一声,右手向吸血蛭挥去,那条吸血蛭应声裂成两半。鲜红色的血从吸血蛭被切开的裂口里涌出来,大量的血染红了工地上的泥土。它半截的身子又蠕动了几下,才渐渐停住了,躺在血泊里一动不动。“这些血,全都是那四十几个被它杀害的人所流的。“冷凌峰一脚踹在巨大的吸血蛭尸体上。“恭喜你,破了案子。“我皱着眉,捂着正在抽筋的胃,全身都感到极不舒服。冷凌峰也终于在吸血蛭身上踹够了,扔下它的尸体不理,用一种奇异的眼神看着自己身旁的少年。〈这真是奇迹,他居然能将吸血蛭常时间压抑在体内而不让它出去袭击一个人,而且还能削弱吸血蛭的力量。〉冷凌峰在心中想。远方传来警笛声,打破了这边凝重的气氛。“冷警官,我先走了,这边的事就麻烦你解释了。“我避开他的眼神,挥挥手,朝相反的方向走回去。我已经不想再看那条吸血蛭的‘尸体‘了。回家以后,我一定要把全身都洗干净,三番四次被吸血蛭附身,弄的我的胃很难受,现在只要一开口说话,我就想吐。至于kamijo的事……〈马上就要离开这个城市,即使现在告诉冷凌峰兰水月和张音的死因,也无济于事,如果和冷凌峰说起kmijo的事,冷凌峰固然很厉害,但kamijo更强大,冷凌峰是个好人,没必要让他白白送命。〉〈更何况,兰水月和张音的死都和我有很深的关系,没理由让别人代我办这件事。〉我在心中下了一个决定,没必要再说什么了。朝忙个不停的冷凌峰瞥了一眼,我转身离开。希望以后还有机会再见面。※※※※夜越来越深,在这样的黑暗中,不知还隐藏着多少尚未被人发现的秘密。警方人员刚才已经办完了所有的事,全部撤离出这片工地,此时,这片工地又变成一片沉寂。阴郁的月光下,楼房在工地上投射出一条巨大的黑影,蓦地,一个幽灵般的人从楼房的阴影里走出来。清冷的月光洒在他脸上,他的脸色惨白,双眼看起来异常邪恶。这个人,竟然是那位意大利的服装设计师kamijo。“真是个可爱的孩子,竟然能靠自身抑制住吸血蛭,削减它的妖气,但外表越美丽的人,心中的黑暗越深。“kamijo喃喃自语着。“他的心中一定住着更黑暗的魔鬼,隐藏着更深的邪恶。我倒要看看,他的邪恶究竟能藏多久。“他望着该隐离开的方向,嘴角勾出一个笑容。他以食指和中指按住眉心,向上一挑,道:“真期待与你再次相逢。再此之前,希望你能通过我的考验。““goodluck!baby……“

  法拉利周一发表声明称,上周五引擎故障已经查明。“缺陷是由润滑系统的非结构问题导致的,这无需担忧,已经找到了解决的办法,”法拉利的声明写到。

  北京时间5月18日,中甲成都兴城外援久尔吉奇接受采访时爆料,队内在训练时曾发生大规模冲突,然而自己没有参与。

,,黄大仙精选二四六必中特